五木成林。

寫些事,記些故事。
渣文筆,狗血傷眼戳智商。
永遠的中二浪漫。

瓶中人。

男人持著扇,捻在指尖微微半開的扇面,曲折覆蓋將原本完好的吊蘭水墨給拆毀,隱在扇骨底下的寥寥字跡。

步履緩落,覷著像是在賞著竹影間交錯光影,從困著他的瓶中結界。

明著該是幾步便會到了狹小空間的盡頭,可偏偏,那人總是閒散著步伐,仿佛從未被縛過。


你舉著精緻的琉璃法器,對著與眉高齊,那瓶中人也抬了高貴的眼,對上之後,也不知究竟誰成了敗,給永生永世困在了一方透亮之中。


瓶中人,偶爾出神的想著什麼,也只有此刻才會顯現出絲絲茫然無措。

你看著他越漸的失了精神,從一開始還能想著法子給自己幻化出不同的衣裝到日後連往昔的精細配件都給馬虎了起來。

你能救他的。

但是你還是幾乎不眨眼的看著他直...

小致鬱

枯枝留不住的殘葉,在下一次起風前便早早地斷了那已經撐不住的聯繫。

你坐上了那往向冬日海邊的公車,耳邊循環播放著一首已經聽到能捲邊的戲曲,咿咿呀呀的唱腔轉了又轉,如緊繃斷裂的琴弦般往空上拋著,歌頌著重複的悲歡聚散。


冬日的海呀,卷著浪花拍上岸的水也是如同天色般灰蒙蒙的。空曠的地兒寒風盡情喧囂,可冷可冷,吹得你直思考為什麼會來這一趟。


是了,為的也只是一場年少輕狂的矯情。


笑著許下的奇奇怪怪約定被其他人拋下了,你卻傻傻的停步,將之拾起,拍了拍不存在的灰,緊緊抱著,安慰著自己。

嘿,沒事,大家只是忙。


總要有人做那「隨時回首,我還是在這」的人。

總要有人負責說出那句「好...

南瓜先生的惡戲舞伴

· 與小橘的萬聖節交換賀文 ★

· 安清成分不明顯的安清 ★

· 今次也是OOC一直線十分抱歉



*-

染著蔻丹的指尖一吋一吋的下滑遊走,黑滑的緞面戲服襯得布料上面作怪的手又比原本的膚色還白了幾分。

今天,是個大日子。他無聲的說道。


裡頭的人仍埋在戲服堆裡,外頭卻早已經吵翻了天,吆喝著,喧嚷著,這邊忙鬧完了便趕著前往下一處。

年資大點的學校總是會有那麼些個數不清或洋或和的活動,摻雜著的節慶在外人看來或許有些怪誕,但身在集團中的學生們反倒沒什麼感覺。

——能徹底瘋鬧起來才是大...

初晨蕊,晚華綻。

· 日檢還願文

· 歌壓切成分很少的歌壓切(繞口

· 結局不是HE請小心




*-*-*-*


  『遲暮昏黃,垂垂老矣。』


  或許是上了年紀,他總是越發厭棄著傍晚,那讓世人讚歎的景色落在了自己眼底總像是在提醒自己,提醒自己不多的時間又往前推進了一天。

  腳步蹣跚,卻總是堅持著挺直了腰,而那長年維持著的嚴肅表情,在歲月的催化下留下了一道道的痕跡,深深的溝壑形成的軌跡使得肌肉總是會慣性的往一邊舒展著。

  顯現出來的便是,一個孩童們口中沉悶嚴肅的老爺爺。


  老爺爺今次也是堅持獨自一...

How to Awake Your Lover

  ——不管換了多少次的名,「真理」「真實」這些大抵便是彙整成言者的一生了,但,唯一一次的不言,我給了導師,唯一一場的謊言,我選擇留給了你。《言傳》- 歐·卡若亞


*-*-*-*

  繞著花體字的筆尖停下,覷著劃出的墨跡慢慢的浸入紙張,一如往常。


  歲月的洗練,那些舊貴族最喜歡的感歎,仿佛從自己嘴裡說出之後自身也能得到升華一般。靜聲的在裡頭周旋,只要掛著恰到好處的笑容,誰又會在意你的笑意是否出自真心,誰不是將那貪婪的眼盯在那笑容後的資源。


  如果說國境內勢單力薄卻又資源無數的首選,當是歸屬在賢者塔內清修的言者——歐·卡若亞身上了...

微光

· 那是一個,訴說著不離不棄的故事。

· 僅此獻給幼妹。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khEnvIy0yU

· 呸娜娜的第一篇當然是要寫給妹妹的故事啊哈哈哈

· 意外發現那邊居然都沒什麼人丟童話標籤有點傷心(。

*-*-*

是「貝貝」還是「蓓蓓」呢?

哦,其實真名應該是「瑞文」。

那已失去原意的花體英文隨著布料經過時間的洗禮,泛黃,染灰,或許中間還遇上幾回劣質的漂白劑。

曾經蓬鬆的棉花結縮成布料下小小扁扁的一塊不規則...

貧瘠日常中的繁花

· 疑似壓切歌 (長谷部根本沒有完整的出現過)

· 拉郎配+OOC

· 向蝴蝶Seba致敬


*-*-*-*-*

又一次的盯著閃爍的游標不知過了多久,躁動、不耐,負面的情緒不斷湧上將之淹沒。煩躁的扒了扒頭髮,觸手間卻是一片油膩,徒勞的試著回想起上一次洗漱的時間,作罷。


放棄抵抗的離開了桌前,久坐的筋骨抗議著像是在提醒自己的主人早已不復年輕。扶著腰小心翼翼的繞過了地面的雜物,帶走滿身從深處現出來的頹廢。


——


待身體浸入熱水中才回過了神,氤氳的水氣模糊...

心得?嗯,日記

開頭就是今天那個不認識的老師給我的一句話,雖然混在一堆話裡面,而且人家應該是想表達更深遠的主題,但很遺憾,金魚腦+重點迷航,我事後回味也只記得這句。


【不要問自己,你能選擇什麼;問問自己,還有什麼選擇可以選。】

當然,原話不是醬紫。

不過我嚼一嚼體會到的中心思想就是, 別給自己太多限制,多看看,總能有更多的選擇。


我知道自己心態像是老人,得過且過,隨波逐流,更甚者,最近我越發覺得自己像顆玻璃大草莓。

怨天怨地怨恨隔壁鄰居的寵物,無濟於事。

面前有什麼路,便走下去,我已經很久沒有為自己爭取什麼了。

無所謂吧,總能活著。


倒是老師幾句話就戳到我的內心。

【一...

腦洞三題-練手卻不知所云。

【竹林,拼酒,碧空盡】


不似破壞之勢,僅只是折竹之勁,此番劍意瀟灑卻也使旁人迷了神,折了魂,恍若三魂七魄有幾絲跟著折在無邊的竹海之間,消影無蹤。 

竹波颯颯,襯著那連一絲雜雲也無的碧空,遷於紙上定是副能令人稱讚的畫作。


——前提是自己不是像這麼被撂倒在地上狼狽的看著。


被師兄從地上拎起來的時候或許是習慣性的帶著傻笑吧,面無表情的順走自己懷裡即使被放倒也死死護住的酒罈,一如往常一樣猛地再往後腦狠狠的巴了下去,全然不顧念特地跑這麼一遭送酒的恩情。


今天的師兄,依舊是通常運轉著呢。


審嘰 00#

刀劍亂舞,嘿,沒有錯就是那個非洲難民集中營的網頁遊戲。今天的審神者依舊認命的戳著自己的刀,一把一把的戳,一把一把的肝,至今,仍然看不到歐洲的盡頭。


最近,女審男審越來越多,本來說好的拯救歷史全被這群喪心病狂的審們給勾搭著自家刀刀們去談戀愛與風花雪月看星星看月亮順帶著滾了幾趟榻榻米了。


如此荒唐之事!最高指揮官,嗯不對,反正就高層虎軀一震,怒吼一聲:老紙不同意——,餘音繞樑、三日不絕,好了謝謝下一位。


【即日起,審神者與刀劍男士不能發展出牽手以上的事情哦~ 違者按律,當斬。】

一條連正式公文都稱不上的通知就醬紫靜靜地躺在每個審神者的公用郵箱裡,一開始沒有幾個人放在心...

© 五木成林。 / Powered by LOFTER